金福彩票官网|金福彩票_Welcome:转个文关于太平天国军纪

金福彩票官网|金福彩票_Welcome

  有人说太平军见人就杀,其实早已不值一驳。后又说与湘军和清军一样,好不到哪里去。这种没有根据的说法也是荒唐的。因为不同军队之间总有差别。差别是多大,用史料说话。这些史料都是作者亲眼所见,可信度当然比《历史是个什么玩意》要高。

  读过历史的都知道,太平天国对寺庙,佛像这些东西是要摧毁的,走到哪里看到寺庙都要拆掉。但事实不会是这么极端。太平天国不但不杀害无辜的人,对老百姓的房子也是注意保护的。如果有座寺庙旁边有民房,就不会拆它,怕影响到民居。

  家家门贴题顺字,鸡豚鹅鸭争献迎。不淫杀,不剽劫,乡村进贡人迎接,报礼随物件,或给《三字经》,或给《太平诏》,或给《天条书》。乡民市卖来营门,取值则多去物少。若有神庙近民居,则止废像不焚庐。否则燎原无顾忌,顺情合理其庶乎。

  江西:“伐树拆屋摧民墙,妇女逃窜毁容妆“,“见屋即烧,烧一屋则赏一次,无论是居民.是贼馆。”

  安徽:(舒城)“得城之时,密派勇丁各持一炬,将城里大小房屋米粮付之一炬,片瓦不留“

  曾国藩致李元度:“无惑于妄杀良民恐伤阴陟之说,斩刈草菅,使民之畏我远于畏贼。”

  杀戮之残,蹂躏之酷,无日无之.弱者存活,十之二三.行此事者,大抵湘,鄂,皖,赣等籍人,或流氓地痞,裹附于贼(指太平军),或战败降贼者.真正粤贼,则反觉慈祥恺悌,转不若是之残民也.贼亦令禁止骚扰百姓,顾贼众奉者少,而以清军之降者尤为残暴.(郭廷之近代中国史纲)

  史料表明,真正广东广西的太平军是不会乱杀无辜的.那些流氓地痞打着太平军的旗号,还有投降太平天国的清军,才是杀戮老百姓的真正原凶.

  以理学治军”是湘军区别于同时代其他军队的显著特点。从咸丰三年建军起,一方面,曾国藩任用罗泽南、李续宾、李续宜、刘蓉等一大批儒生担任各级将领;另一方面。曾国藩非常注重对普通士兵的意识形态教化,咸丰八年,曾国藩创作集中体现“仁”这一儒家核心价值观的“爱民歌”,要求士兵背诵传唱,做到“军士与民如一家,千记不可欺负他”。

  这上面说得很清楚了,所谓太平天国杀妇孺是因为满州“妇孺人人战贼,杀贼甚众”。 而且太平军作战中还一边高呼“百姓皆闭门”,这说明太平军尽量在避免百姓伤亡。

  在 《金陵省难纪略》《金陵癸甲纪略》《向荣奏稿》《张继庚遗稿》都说了一个事实,在3月18日,南京城内盛传太平军将于明日破城,令百姓勿出的传言,而且出 现了很多太平军张贴的奇怪字画。以及“百姓不要出门”“在门上贴顺字”等要求,这说明太平军在战争之前就做了大量宣传,以尽量避免无辜百姓的伤亡。

  真正屠南京的是后来的湘军,沿街死尸十九皆老者,其幼孩未满二,三岁者亦斫戮以为戏(赵烈文:《 能静 居士日记》)

  新上任的杭州知府薛时雨在《入杭城》纪事诗中说:“更有奏凯军,振振服戎服,功成势益赫,比户事征逐,虐民视若仇,藐官故相触。“

  比”长毛“更坏,更招老百姓恨的是”花绿头“和”短毛“林大椿《垂涕集》,同治十三年菜香室木刻本,温州图书馆藏。

  作者用诗歌形式,记录亲闻,亲见太平军在家乡的情况。虽然诗集中对太平军一口一个‘贼’,但还是反映了当时的实际情况。如“人心瓦解官孤立,剩有荒城待贼来。”“富人畏贼潜山谷,贫民幸乱喜可知。”说明了广大老百姓的态度,反映了当时老百姓受到的压迫,不然老百姓怎么会喜欢战争?

  “地符庄帐付焚如,官牒私笺总扫除。”说明太平军曾经发动穷苦人民烧掉田契粮册,帮助农民解除受到的地主压迫。但是太平天国失败以后,逃亡的地主又回来了,通过各种方式从农民手中把土地夺回去,许多自耕农又沦落为佃农。“冤抑毁家”,土地又开始集中到极少数大地主手中。有的地主占有土地4000余亩,租额倍增,佃农“以七分完租,三分自食”,这种压迫是非常沉重的。”三分自食“里面还要拿出一部分交给朝廷,佃农自己剩下的就没多少了。《泾县文史资料 第三辑》,《太平军在泾遗闻》一文中作者写道:

  公元1856年一1862年,太平军与清军转战泾县,长达六、七年之久。过去在老人中流传了不少这方面的掌故。

  记得我在孩提时期,成年人经常以“长毛来了”这句话来吓唬我们这些孩子,因此影响最深。我七岁那年(民国九年),一位本族八十多岁的孤寡老妪,人喊美奶奶,经常来到我家就餐。有一次傍晚月下,父母命我送她回家。路上我有意无意的问美奶奶说: “长毛来了,你们怕不怕?”

  老人慢条斯理的答道: “长毛初来,好得很,在簧门坦上(现在人委门前)上操,我们上街打豆腐,走来走去,他们望都不望,一点也不怕。”从老人口碑中,说明太平军到泾县,军队是纪律严明的,得到群众的好感。

  作者沈席珍,其先人沈姓多人曾参与在泾县督办团练,对抗太平军,族人间有对太平军不利之传言不足为奇。文中提到的美奶奶在民国九年时八十余岁,推算在太平天国时期正值二十岁上下的青年,当是亲历者别的地方不说,就上海,浙江地区洋人能与清朝一起太平军,已经说明洋人体会到太平军不会象清朝那样满足他们的利益,太平天国外交有不妥的地方,但至少没有清朝那样卖国,始终没有以卖国为条件乞求洋人的帮助。无论有什么困难都要禁止鸦片贸易。

  地主文人汪士铎在《乙丙日记》中也记载了南京附近地主阶级遭到太平军打击,自缢、投井、服毒而死或逃亡的甚多。因此,地主阶级无不咒骂太平军是“发匪”、“发逆”。与上相反的,大量史料却表明,太平军是十分体护人民群众的。李秀成说太平军进入南京后,“军令严整,赏罚分明”,“民心佩服”。太平天国建都南京以后,杨秀清发布了一个《诰谕南京人民》,他说:“本军师号令森严,约束兵士,准诛戮妖魔之兵,不妄杀良民一人。”又说“从不屠戮无辜。”(《杨秀清诰南京人民论》。)史书还记载:太平军“不但不虏乡民”,而且“以攫得衣物散给贫者”,“乡民德之。”(《贼情汇纂》卷十。)

  为了巩固政权,太平军除了进行军事斗争外,还在维持社会秩序和治安方面做了不少工作。太平军每到一地,首先做的是安民工作。太平军攻克富阳,就“出示安民”;太平军打下仙居,要大家“各守旧业,无别生事”。安民后,发给“小旗一方,书‘太平天国安民乡’字样”。“乡人尚说安民好”,这些安民措施得到人民的拥护。

  沈梓在《避寇日记》中说,驻嘉兴濮院镇的太平军将领顶天豫张镇邦,“善识民情,市井中有以小事入告者,随即坐堂听审,颇明允,不索讼费,以故日问公事,观者盈庭“,公开审理,允许旁听,不收诉讼费,与清朝官员有理无钱莫进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  《避寇日记》还具体记叙了一些案件的审理过程:在开庭审理中,原告,被告都到场,允许双方申辩,并询问证人,调查清楚后才进行判决。判决后,张镇邦还向旁听者征求意见:”我张长毛听讼公乎?不公乎?“对张镇邦这样审理案件,”镇人闻而快之“。

  《避寇日记》:”凡民间有冤抑不伸者,于三,八日期至辕门击鼓,审断曲直,平反冤狱。“关于登闻鼓,呤唎在《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》中也有记载。太平天国沿用传统的登闻鼓制度来管理诉讼。罗尔纲先生对此有所论述:”太平天国的登闻鼓制度,与历代封建王朝有着本质的不同,可以说这是一种具有朴素民主性质的制度。“由于有一定的司法程序,就减少了冤案的发生。地主阶级的知识分子也不得不承认,在双休,因犯案被杀的,”两年所杀可百人,皆凶恶之著名者,颇不冤滥。“宁波是太平天国占领的唯一通商口岸,对外贸易相对其他占领区多的多,太平军在宁波、镇海一带与“妥为通商”,(《太平天国文书汇编》)为了开展正常的对外贸易,太平军在宁波整顿海关,称“天宁关”,派衡天安潘起亮负责管理。太平军保护合法的进出口贸易,外国商人在宁波可以购买到他们所需要的丝、茶等商品,当然太平天国对贩卖鸦片等不正当贸易是严格禁止的。太平天国对海关管理十分严格,如潘起亮发给船商李三贤的宁波天宁关执照一纸,除货名、数目外还写着:“李三贤呈报后开货物查验相符,……给发执照,……以便通行贸易”(天朝九门御林勋臣衡天安潘发给李三贤的天宁关执照)字样的印戳,同时,外国商船进出太平天国境内的关卡,也必须遵照太平天国的规定交纳税银,否则不准入关。显然,海关和关税完全由太平天国自主,不允许外国资本主义在太平天国辖区享有什么特权,这同清政府出卖海关、庇护外国侵略者的可耻行经截然不同。由于对外贸易的增加,当时“自江、浙以达上海,帆樯林立,来去自如”, [15]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。

  贼禁止奸淫妇女,强逼者斩,各街俱有伪官巡查,如有犯者,听妇女喊禀,即时枭首示众。贼据省城,将及一月,而妇女尚能保全,因有此暴中之一仁也。

  初三日潮勇进城,大肆掳掠,民间灰烬之余,尽被抢劫,其奸淫凶暴,甚于贼人。城陷时,徐制军由湖南带重兵,驻扎岳州不进。潮勇系徐制军所带,肆行无忌矣。

  犹欣佳贼不惊民,贡来土物称兄弟。最是官烧城外屋,怜他真作乱离人。太平军在绍兴:

  设施粥局,留养难民,每口给票,朝幕发粥四碗。又有逃难过往之人,给路凭资遗别处。

  提各乡卒长给田凭,每亩钱三百六十。领凭后,租田概作自产,农民窃喜,陆续完纳。

  金陵败兵逃下,掳掠财物,无所不为,乡间土匪又四出抢劫,居民之载辎重,遁者无一幸免,惟致乡民进退维谷,而城内贼酋伪忠王李秀成出示安民,反而严禁长发肆扰,杀土匪数人,悬首城门,居民逃出者皆欲 回家,而四乡皆为进贡之说。

金福彩票官网|金福彩票_Welcome